域名已更换,请牢记新域名:www.diyizhan.cc

第七章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阴暗潮湿的大牢,只有一扇小窗子让一点光线照得进来。曾柔一进到这里就好想哭,她从来没有到过这么恐怖又阴森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以把她关起来?!她什么都没有做啊!就算有罪也要有凭有据才行,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抓了人就关……

    她会不会一直待在这里,一辈子都回不去了?她好想爸爸妈妈,她不要再也看不到他们,不要……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……我是冤枉的!快放我出去……”曾柔不死心的拍打着牢门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。进来这里的人都是死路一条。”有一道声音从隔壁冷冷的传出来。

    曾柔倒退了好几步,原来这里不只她一个人。“是谁……是谁在讲话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脚跟手都上了铐,你不必这么紧张。”

    曾柔小心的走到一旁探视,只是牢里实在是太暗了,她什么都看不见。“没有啊!我什么都没有看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!你看不到我,我可看得很清楚呢!”那个人的声音很沙哑,听起来像是个老年人。

    “老伯伯,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为什么进来就是死路一条?”(看精彩成人小说上《成人小说网》:https://)

    “老伯伯?哈哈哈……”没想到对方竟然还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伯伯真勇敢,一点都不怕。你年纪一大把了他们还给你上脚镣手铐,真是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有所不知。这里专关乱党,而我就是乱党。你会被开进来也是如此吧?”

    “我哪是什么乱党!话都是他们说的,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关起来。”曾柔想到宣麒就恨得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进来的人都说他们不是乱党,但是只要被抓进来,就是注定会被关一辈子……可惜了你年纪轻轻的就要在牢里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!我什么都没有做,是他们硬说我偷什么皇卷的……我才不要被关一辈子!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你弱不禁风的,也会偷皇卷啊!偷到手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?我根本就没有偷皇卷,甚至连那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!但是那个人一点都不相信我说的话,你说气不气人!”

    两个人聊得正好,狱卒往这里走来,“喂!不准交谈!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!连聊聊天都不行。”待狱卒走后,曾柔不高兴的咕哝道。

    曾柔被宣麒关到牢里已经五天了,这五天来宣麒夜夜不能成眠。他早就该把她移交刑部,连他也弄不懂为什么自己还将她留在府里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会对那个女子心心念念?她离去时的质问还不时回荡在他的耳中……他为什么这么没有用,心里老是惦记着那个女人?她口中不停的叫着冤枉,但是又为何会出现在皇卷藏处?如果当初不是他亲眼所见,还有可能为她脱罪;但是……他亲眼目睹了她的鬼祟,教他如何不认为她是吴三桂派来的奸细!

    她利用她的美色勾引他、诱惑他,就像媟儿当初也是用她的外貌跟温柔哄他跳进她早设好的陷阱……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酷,他绝对绝对不要再重蹈覆辙!

    今夜特别的寒冷,寒风吹拂在身上,凉意直透人心。她一个娇弱的女子关在阴暗潮湿的地牢,不知道她会不会冷……()

    宣麒真是气死自己了,才刚说不再想她,又想起了她。

    他气闷的在房里转来转去,真想将自己敲晕算了,这样他就用不着每时每刻不受控制的想她。把她关进牢里是他的主意,但他实在很怀疑这样做到底是在惩罚谁?有罪的人是她,受相思折磨的却是他自己……

    远处响起了阵阵闷雷,接着是大雨狂泻而下。宣麒嘴中连连咒骂,拿起一件外袍,踢开了房门,疾行而去。

    五天来曾柔都没有吃什么东西,只靠馒头和水果腹。

    “你光吃那个馒头不会饿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要在这里关上一辈子,还不如长痛不如短痛,饿死算了!”曾柔将自己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