域名已更换,请牢记新域名:www.diyizhan.cc

第三章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爸爸把绳子绑在钩子的圆环上,然后把所有的绳子都绑在了一根两头有挂钩的长铁管上,除了肛门上的那个。再用吊架上的吊钩钩住铁管上的挂钩。

    爸爸打开套住妈妈脖子和手腕的铜环,接着按下了吊架的上升按钮。我看见绳子慢慢的拉紧了,铁够开始钩紧妈妈的皮肉。虽然铁钩没有伤到妈妈的骨头但也是很深的钩在了肉里。

    在铁钩的钩紧下,妈妈的伤口就开始大量的流血,但肌肉却没有拉断。不一会而妈妈就被吊到了1米来高的半空中。相伴的是妈妈噢噢的惨叫,但妈妈却并不叫爸爸停下来。这时我惊奇的发现妈妈的伤口已经不出血了,看来妈妈说的没错这药物起作用了。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,安心的欣赏这场精彩的sm秀。

    爸爸这时在妈妈肛门上的铁钩上绑上了绳子来回的拉动着,让妈妈在空中荡起了鞦韆。妈妈更加痛苦嚎叫着,声音已经不再像是人的叫声了,而像是动物的哀嚎,但听着却让我很刺激!爸爸拿了两个钩子来到妈妈的乳房下把铁钩钩在了妈妈的乳房上。爸爸又找来了两块各重5公斤的铁块挂在了钩住妈妈乳房的铁钩上。妈妈的乳房被钩拉的彻底变形了。

    爸爸来到妈妈的头前面把早已挺立多时的肉棒插进妈妈的嘴里,妈妈已经再没有力气舔食爸爸的肉棒了,只有任凭爸爸的肉棒在喉咙里抽插。

    妈妈的手没有被绑住但却没有力气抱着爸爸的大腿,爸爸则抓住妈妈的头发把妈妈往自己肉棒上惯着,爸爸要一边牵动钩着妈妈的铁钩一边插着妈妈的喉咙。

    爸爸的体力很好,足足插了妈妈半小时才在妈妈的嘴里射了精。妈妈这时连吞食精液的力气都没有了,只是一动不动的被吊在那里,嘴里除了有爸爸的精液成丝线状流下以外再没有任何声音了。

    我和爸爸赶紧把妈妈放下来并除去身上的铁钩。尽管注射了大量的药剂,妈妈还是晕过去了,因为这场折磨实在是太惨忍了。我想除了妈妈天下没有人可以承受这样的的虐待。不知道我能不能承受得了,毕竟我的身体也流着妈妈传给我的受虐的血。一会儿妈妈醒过来了对爸爸说:“亲爱的我好过瘾好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亲爱的,别说话了,你需要好好的休息,等下我帮你叫医生。”

    妈妈足足休养了一个月身体才痊愈。我一直都在照顾着妈妈,但有一点不同的是一个月来我都是一丝不挂的赤裸着身体,在生理期也不例外,因为我做了个决定就是以后在家里再不穿任何衣服了,在外面不穿内衣,只穿一件暴露性感的外衣。(看精彩成人小说上《成人小说网》:https://)

    爸爸则一如既往的折磨着周洁美丽的身体,她也和我一样没有任何衣服穿,而且被爸爸用铁链锁住了,但不同的是她身上经常被爸爸或是她自己戴上一些特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周洁的鼻子、嘴唇、舌头、乳头、阴唇、阴蒂上都穿满了金属环。大大小小20几个,尤其是阴唇上一边就有7个,鼻子上的最大像是穿牛一样,上嘴唇2个,下嘴唇3个,舌头上都有3个,乳头阴蒂上个1个还吊了铃铛。而且乳头和阴蒂上的还被焊死了,取不下来了,除非弄坏乳头和阴蒂。

    周洁高诉我她不把那3个环取下来了,而且也是她自己要爸爸焊死的,其他的环有好多也是她要爸爸穿上去的。周洁晚上是和我一起睡的,我问过她要不要我帮她逃跑。她说不用了,她愿意留在这,她要和我在一起。每天晚上我们都要做爱,有时侯会做好几次,每次都要性虐待。有时我虐待她,有时她虐待我。不管谁虐待谁我们都愿意,真不知道是怎么了,我会是个同性恋。

    我们从不到洗手间小便的,谁要小便就尿在对方的嘴里由对方喝下去,要是我不在家时周洁则把尿装在尿壶里等我回来喝掉,我要是在外面小便也会装在可乐瓶里带回来给她喝的。周洁每天不但要喝我的小便还要喝爸爸和妈妈的,我经常帮她喝掉她喝不完的尿液,我都愿意喝了爸爸妈妈也不反对,而且他们也知道我和周洁是同性恋。

    这样周洁就在我家住下了,后来我要求爸爸不要锁住她,爸爸同意了。

    周洁和我更要好了,我们总是一起逛街一起玩一起睡,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我也叫爸爸在我的乳头和阴蒂上穿了环并焊死了。周洁也把其他的环和铃铛取下了,我们要一样的装饰物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星期天,我和周洁到商场买衣服。我们嘻嘻哈哈的逛遍了整个商场,好容易挑了一件自己喜欢的衣服。那是一件根据祺袍而设计的黑色晚礼服,虽然是礼服但未免也太过暴露了一点,可是我就是喜欢它暴露的设计。我拉着周洁一起来到更衣室试穿这件衣服。等我把衣服换上后,周洁和我就在镜子的前面欣赏着我的艳丽。

    衣服是无袖的,我的肩膀和锁骨都露在外面,前面竖着开了个长条的口子直到腹部,把我的乳房和肚脐眼都露出来了,差一点点就要露出乳头了。我知道如果弯腰的话从侧面一定可以看见整个乳房。衣服的两侧是开边的,只在左右腰各间用了一个中国结扣住,这样我整个侧面包括胯骨都露出来了。再加上我没有穿内衣内裤所以就显得更性感和妖艳。我想除了我和周洁这样的女孩子大概只有妓女会穿这件衣服了。我正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几个男人冲进来把周洁和我抓住,我看见其中有个人拿了片手帕捂在我的嘴巴上,一会儿我就意识迷糊了,手帕上有麻醉药。

    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被吊在一间像牢房的密室里,说是牢房还不如说是刑房,和我家的刑房很相似,四周都挂满了绳子、鞭子、铁链等刑具。而且还装备了各式各样的椅子、架子。有木製的,有铁製的。

    我没有看见人,不知道抓我来的人是谁,但我知道不管是谁我这回要被整惨了。我不知道我被吊在这里多久了,我想一定很久了因为我的手已经很痛了。“咔嚓”声门锁转动了,有人来了。我看见三个男人和一个女孩走了进来。男人我不认识,但女孩是周洁!我还没来得及问,周洁就先说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