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发展的世界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徐钰娴的婚礼是去年过年就要办的了,但是邓掖家出了一点毛病,所以搞到最后拖到了现在,反正现在也不晚就是了。

    首先一说,邓掖是已经被调教成绿帽奴了,严芝一直和徐钰娴勾勾搭搭的,这位公司的总裁可给了严芝好多快乐。

    婚礼来了好多不认识的人,大家都为新人送上祝福,瘦身成功的栗娅成为焦点,大家都赞扬他旁边的徐明贵好福气。

    这样浓重的仪式上,你以为严芝会在上面搞风搞雨吗?别闹了,那么多人看着。

    私下搞也可以嘛,但是严芝现在绝望的是他在和甄淑兰飙车。

    这个女疯子,把想要在化妆室搞事的严芝拉出去玩,玩什么,飙车。

    改装的摩托在山道上疾行,隔着头盔都能感受到猎猎的风声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?”严芝惊魂不定的下了车,腿都软了。

    荒郊野外,前不见人后不见车。

    “防止你个臭小子捣乱,到时候我甄家脸都没了。”甄淑兰靠在摩托上,今天的她穿着短裙夹克,她们甄家女人性感的身体展露的淋漓尽致,高邦靴也很有味道。(看精彩成人小说上《成人小说网》:https://)

    “我能捣什么乱。”严芝不满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,出场了多少和你有关系的女人你不清楚吗?”甄淑兰乐笑说,睡倒在摩托上,改装摩托宽大的坐垫上,玉腿肉而不肥,笔直却又有弧线。

    “混蛋,我看你就是荒郊野外找人日。”严芝看着性感的甄淑兰,自然而然鸡巴就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嗯嗯,找日,来肏我啊。”甄淑兰抬起大腿,美甲从足腕到大腿根部,非常具有诱惑力的动作。

    严芝肏过的最浪的女人没有之一,毕竟是品尝过几十个男人的女人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公车被严芝私用了。

    严芝腿软稍微好点了,就扑上去了,捏着大奶乳,舔吻着她的俏脸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强奸啊……”甄淑兰挣扎说,但是声音不大,反抗也不激烈,和严芝玩呢。

    “骚货,内裤都不穿,不是故意想被奸吗?”严芝一伸手就能探索溪谷,把玩花瓣。

    “我不穿内裤是我的自由,放开我。”甄淑兰据理力争说,柔弱的挣脱着严芝的手,胸前的乳房也变得一摇一摇。

    “好想吃你的奶水啊。”严芝咬住有点酸的葡萄,不像是还在产奶的夏静兮她们,严芝再怎么吸也没有乳汁。

    “居然想要把我强奸怀孕,暴徒!”甄淑兰捂着裙子扭过头,一副娇柔软弱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仅要怀孕,我还要你生下来,丢给你绿帽老公养。”严芝摁住甄淑兰亲,摩托一下子摇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,要掉下去了。”甄淑兰调整了一下位置,使受力偏向左边,人翻过了,屁股朝向严芝的方向。

    就在她调整的时候,严芝脱了裤子插进去。

    “哎?”甄淑兰扶着摩托翘着粉臀,没想到严芝动作那么快,一下子演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嗯嗯,哎呀……”鸡巴一进洞,这女人比谁都老实,直接分泌的淫水迎合起严芝的抽插。

    “舒服舒服……”摇着翘臀,扭头妖媚的看着严芝,眨眼鼓励他严芝直接被电到了,疯狂朝里捅。

    甄淑兰真的是浪妇,随便一插居然就高潮了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为什么把我弄到这里来。”早就抱有怀疑,总感觉今天大家都在瞒着他什么事,连系统都在装死。

    “没目的,我想做爱了。”甄淑兰咬牙说,酥爽到快要飞起,严芝的奸辱让她倍感兴奋,四下荒野的环境让她享受被强奸的快乐,虽然这个戏已经因为严芝的不配合被破坏了,严芝那么矮弱偏偏是s的角色,她老公那么威猛偏偏的m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不干了。”严芝抽出鸡巴说,满是淫液的鸡巴在太阳底下闪耀光辉。

    甄淑兰顿时软了下去,快要高潮的甄淑兰,渴求的看着严芝。

    “要么给我说目的,要么你自己解决。”严芝昂首挺胸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,给我嘛,给我嘛。”甄淑兰撒娇说,左手分开花瓣邀请着说。

    严芝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求你了,好哥哥,小侄子。”甄淑兰拉着严芝的手甩了甩。

    “真相。”严芝抽出手。

    “人家不知道什么真相,人家只是小穴痒了。”甄淑兰自己扣着肉穴,莹光晶莹,微黑的木耳喜迎男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严芝鸡巴高高耸立,但是就是不吃她这套。

    “给脸不要脸。”甄淑兰的脸色一下子冷淡了。

    直接抱住了严芝,把他的鸡巴强塞到自己的肉洞之中,上下挺动美臀,半蹲的姿态撬开严芝的嘴,贝齿撞的严芝牙疼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老娘会像姐姐那样惯着你吗?”甄淑兰香舌舔着严芝的嘴唇,扣着严芝的腰说,不断吞吐着鸡巴的肉穴粗野狂暴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……”严芝想要推开甄淑兰,无奈他持久力倒是起来了,力气也就那样,反而被甄淑兰抱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个屁,今天好好给老娘享受,给脸不要的小王八蛋。”甄淑兰舒服的控制着严芝抽插她的速度,果然,男人都是贱货,给他面子就开染房。

    把严芝正放在摩托上,甄淑兰像是骑车一样抓住了龙头,疯狂提臀下放。

    “哦哦,舒服……”鸡巴冲撞着肉壁,龟头在湿滑的阴道里开疆拓土,就像阿富汗战场多少帝国陨落,这个湿滑包容的阴壁是吞噬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严芝才不舒服呢,半躺的姿势,钢铁的磕硬物,除了鸡巴给了舒适的触感外,他人是很难受的。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,我要肏你。”严芝妥协说。

    “晚了。”甄淑兰死死夹着严芝的肉棒说,已经不肯退让了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给脸不要脸,山间公路我和你玩玩。”捏动发动机,甄淑兰开动了改装摩托车。

    飙车啊,山间的小路啊,严芝感觉她是拿生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遇到障碍物的起跳下落,就是两人生殖器官的一次交合,并且不知结果,抖得太重严芝鸡巴很痛,抖得很轻,几乎没感觉,但是好在大多数的抖动都是可接受范围内,加上甄淑兰偶尔起起身,他鸡巴能保持坚挺。

    严芝害怕啊,搂着甄淑兰暴露的腰,生怕一个不小心滑掉下去。

    “停下了,系统,让他停下了来。”系统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而甄淑兰直接把他的话当耳旁风,不断涌出的淫水浇灌着鸡巴,高潮也不休息。

    逼不得已严芝也发狠起来,用尽最大的去顶甄淑兰的肉穴,他不信甄淑兰不怕死。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事实证明甄淑兰就是疯子,严芝却适应了飙车做爱,在颠簸时合理摇动自己身体,保持抽插的频率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下坎,严芝积存已久的精液通通射入这个骑着车的美妇体内。

    “二姨,丢了,丢了。”甄淑兰被精液射了,开车都摇摇晃晃,像是酒驾一样。

    大开宫门的甄淑兰不知道她立即要怀孕了,严芝的精液强奸着她,她不孕不育的体质早在在系统的力量下为严芝开了绿灯。

    “老子看你大肚婆了还能去开车!”排挤完最后一发子弹,严芝不无恶意的想停下车,严芝反击的机会就来了,他仗着精力充沛,按着在车上由于高潮而无力的甄淑兰大力抽插起来,甄淑兰趴在摩托上,胸前的奶球被挤成了两个大饼,翘起的臀部无力抽搐,严芝发了狠,干起来没留情。

    小小的摩托车成了严芝折磨甄淑兰的战场,一连几个小时,趴着,坐着,蹲着,坐垫上布满精液和淫水。

    “错了,祖宗我错啦,放过我吧。”她的身体面对严芝极度敏感,几个小时下来她已经不知道泄了多少次,缺水使丰盈的嘴唇也变得发干,声线沙哑低沉。

    今后浪荡的女王可能会对做爱产生恐惧。

    头发乱糟糟的,侧躺在车上,美腿成m型,被严芝抓着白嫩的小腿,一只高邦靴已经不知道丢哪去了,白嫩如珠玉的脚趾紧紧并凑在一起,湿漉漉的滴着口水,不协调的模样反而很有意味。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严芝跨坐在摩托上,甄淑兰的美穴依然蠕动着压榨着肉棒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有什么目的。”严芝尽力朝干说。

    “你妈妈想给一个惊喜啦。”甄淑兰扛不住说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惊喜?说了给你鸡巴吃。”严芝半是诱惑说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!她们都说保密。”甄淑兰真诚的说。

    严芝接受了她的说法拔出了鸡巴,甄淑兰赶忙蹲下来,也顾不得什么穿鞋不穿鞋,大口吸吮满是她淫液的肉棒。

    舔弄非常用心,这舌头的灵巧,所有女人都比不上,马眼打转,口含蛋蛋,上下舔,左右舔,边舔边吸,和羞羞答答的良家贵妇完全是两种极端。

    在她一舔一舔污秽出汗的阴囊,看着努力舔弄鸡巴的甄淑兰,严芝的精液不受控制的飞射出来,打在她脸上,看起来淫靡不堪。

    反应极快,干涩的嘴唇吻住龟头,用力吸吮。

    “咕咕噜噜。”粘稠的精液大口大口的像是饮料一样,含着龟头像是含着吸管一样,射完还不断吸吸吸,像是要把严芝所有的精液吸干。

    第一次,甄淑兰觉得精液那么好喝,腥臭的精液比起什么乱七八糟的饮料强了千万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惊喜,什么惊喜呢,严芝推开新郎新娘的婚房,已经约定好了要在来帮新郎行房事了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,所有宾客都走完了,别墅了静悄悄的,要不是打电话给他说准备好了,严芝还以为都睡了。

    漆黑的房间,没有开灯,搞什么嘛。

    突然灯光闪亮,严芝发现了本来宽广的房间竟然变狭窄了,因为房间里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全是女人,全是他的女人,所有都来了,包括曾红萍,全部穿着婚装,夏静兮穿着大红的传统礼袍,凤舞九天,琳琅满目,宝石和黄金之下,是一张端庄淑雅,美艳的不可方物的容颜,吴玉婷,吴玉彤和她们母亲的配饰相同,然而,但是没有母亲那种威震四方的气质,反而把自己打扮的像是陪嫁丫鬟,看吴玉彤气恼的表情看,她似乎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甄家的三位甄淑梅,栗娅,徐钰娴就是西式礼服了,带着洁白的头纱,束身突出她们绝佳的胸部,都露着半圆,半遮半掩,白的发亮,裙摆都不长,但也不短,,隐约间可以推测她们修长的美腿,饶是严芝折腾了一下午也有些口感舌燥。

    剩下四个人各有手段,刘珊一身大红风衣连衣裙,带着的丝巾象征是一套空姐服,中间有束带,腿部是一条薄如蝉翼的黑丝,咋一看是婚礼服,再一看是空姐服,可以说是婚礼空姐服。

    曾红萍是一套应景的和服,因为知道严芝喜欢日漫,当然这钱是不是她出的,美人如玉,宁静而祥和。

    胡瑶妃比起其她人优势非常显著,那对谁也比不过的大咪咪,但是劣势也很明显,除了运动服她几乎没有什么选择,所以抛开束缚坦胸露乳,整个人用流苏装饰,性感开放。

    最后,也是唯一没和严芝发生过性关系的付梦卿,大红鸳鸯旗袍只到臀部,勉强盖住浑圆紧致的美臀,美腿饱满,修长,笔直,不穿任何丝袜依然晶莹剔透闪闪发光,红高跟更是让她的美腿展现出梦幻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老公!”整齐划一,笑逐颜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?”看着一个个惊心打扮,美艳绝伦的美女严芝呆了。

    “惊喜啊,今天是大家和老公你的婚礼啊。”地位最高的夏静兮笑眯眯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筹划的?”严芝不敢相信说。

    “嗯,姐妹们给了许多支持。”维持住头上的金银首饰,夏静兮步步生莲,小步踩着红布鞋走到严芝面前,目光中的宠溺和爱在严芝和她的女儿吴玉洁身上都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大老婆,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好,我离不开你了。”严芝抬起头和低头的夏静兮接吻。

    不交换口水,单纯的亲吻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是我老公啊。”严芝的喜欢让夏静兮欢喜,爱情本来就是互相的,严芝一直一来的深情才是让夏静兮念念不忘的,而不是单纯的肉欲,如果是单纯的肉欲,严芝早死在了系统更新了。

    “来吧,想要和哪位姐妹做爱呢。”拉着严芝的手,环绕了四周夏静兮眨眼说。

    “先和大老婆你做爱啦。”严芝把夏静兮推倒在囍字的地铺上。

    亲吻她口水涂满了她的脸,她是严芝的秘宝。

    扒开汉服领口,精美的锁骨和丰硕的奶果被拨开皮,大口吸食她鲜美的乳汁。

    “老公,别这样。”我想看干别的女人,不是让你干我啊让别人看啊,可是她又无可奈何,眼见严芝开始解开她的束带。

    “你都湿了你给我说别讲这样。”严芝戳穿了夏静兮的话,抬起湿漉漉的手,夏静兮秀的闭上了眼,周围一大票的女性啊,羞死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一起嘛,老公你不要偏心。”夏静兮捂着洞口不让严芝进。

    “大老婆,不要调皮了嘛。”

    严芝用龟头戳着夏静兮光洁的手背,一戳一戳,戳的夏静兮无地自容,四周大家都看着呢,夏静兮实在受不了他的骚扰投降了,纤纤玉指引导着鸡巴进入他的领土。

    “我的大老婆是最棒的,我最喜欢大老婆了。”严芝当着所有人的面夸赞说,做俯卧撑一样用撑着地缓慢抽送鸡巴。

    夏静兮心里快甜死了,因为这句话全身泛红,呈现迷人的粉色。

    什么叫琴瑟和鸣,严芝肏夏静兮就是琴瑟和鸣,每一次抽插都能带动夏静兮的一次颤动,透净的眼眸都是彼此。

    扭过身,严芝扶着美臀抽插,夏静兮伸手安放于他的手背,给予无声的支持,夏静兮已经被干的头冒虚汗,严芝抬起穿着布鞋的美腿,想起来了第一次见夏静兮。

    优雅,高贵,美丽,端庄,旗袍布鞋,他依然记得那种悸动,鱼见水,种子见土壤。

    现在,这片沃土,严芝已经翻耕一年,她为自己生下后代。

    她是自己孩子的母亲,这份人间的完美我独自收走。

    但是不够,不够,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这样优秀的女人,我要她生,到八十岁还给我生。

    严芝整个人趴在夏静兮身上,大口啃咬着夏静兮的脖子,屁股抬起放下,不断在沃土里翻耕。

    像是有了预兆,夏静兮早对陷入自己核心的鸡巴了解不过,身体自然而然的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耻丘和阴囊狠狠地一撞,心魂动摇,两人都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水乳交融,垃圾的基因被播种在沃土,土地无奈的接受野蛮的入侵物种。

    夏静兮又怀孕了。

    “大老婆,爽死了。”严芝搂着高潮后的夏静兮舒爽的说,鸡巴停留在她体内打算再来一发。

    “肉麻死。”吴玉彤不爽的说,这样下去全是妈妈的了,她脱了衣服直接睡到严芝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。”大萝莉经过一年严芝悉心栽培,胸部已经初成规模,摇着母亲的玉臂,还挺有料,她知道摇严芝的手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累了。”夏静兮说,累肯定的,但是更多是对女儿的谦让。

    严芝拔出鸡巴,狠狠地瞅了一眼大萝莉,抓起她的细腿往肩上一抗,鸡巴插进去。

    “哎哟,慢点,慢点,你和妈妈不是这个节奏。”吴玉彤肉洞的高速抽插带来的是体感上的高度刺激。

    “嗯,啊,嗯啊,嘤嘤……”大萝莉呻吟着,不一会就被严芝杀得丢盔弃甲,小腿不断地蹬着,被干的两次高潮严芝才射给她。

    接着按耐不住甄淑梅下场了,婚纱里面是吊带白丝,严芝其实很喜欢白丝的,但是嘛,现实女孩子是很少穿白丝的,对腿的要求太高了。

    甄淑梅严芝抬起她的白丝美腿从后背侧面干她,作为严芝的第一个女人,如果不是她的嚣张跋扈,严芝不可能开启这样荒淫的道路,她本人也是极为优秀的女性,性感是她的代言词。

    “三万块,妈妈,我赚了。”严芝的手陷入她饱满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你赚死了,我被你这坏小子干了多少次,以后还要被干多少次。”喘着粗气,暗叹孽缘,富贵的人妻已经习惯和严芝做爱了,她的身体就像任取任夺的美肉。

    “再帮我生一个?”严芝撞撞她的翘臀。

    “都说钰莹不是你的孩子。”否认怀过了严芝的种。

    “去验dna?”严芝说完自然的就射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的啦,都是你的,又是你妹妹又是你女儿,你还要生几个,老娘都给你生。”下腹熟悉的暖暖感觉让甄淑梅没好气说,她有预感她又要怀孕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,钰莹是严芝你的女儿?妈妈你到底和严芝好多久啦。”徐钰娴能想象,原本就绿的带黑的爸爸还有多绿。

    “少来了,你也是要怀孕的。”甄淑梅看着自家女儿说,优秀的女儿的命运和自己一样,不过都是严芝玩耍的棋子罢了,还是严芝的肉便器。

    “对啊,钰娴姐,让我干干你吧,你可是今天的主角。”严芝穿过婚纱抓住了徐钰娴的小腿,丝滑的美腿。

    没有资格拒绝,徐钰娴跪下来,严芝像寄生从一样从甄淑梅身上转移到徐钰娴身上,满是精液淫水的肉棒挤入观战良久已经水的不行的徐钰娴体内。

    今天的新娘子,下面是一条丁字裤,比起什么都不穿的其她人,多了一种诱惑,至少严芝兴奋的抱着圆臀嗷嗷的打桩的激情比起和妈妈大多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弟弟的种子要不要。”严芝抽插着徐钰娴说。

    “我能说不要吗?”双腿磨蹭着严芝的脖子,食指与严芝相扣,这个夺走她处女的男人就是一个流氓,而作为良家的她无力对抗。

    “不能,你不怀上我的种怎么能行,你这种高贵女人应该接受我这种平民的孩子促进阶级流动嘛。”严芝抽插着她说,这些高高的贵女,徐钰娴的不情愿是最大,没有母亲现实,却又知道责任,现在作为邓掖家新娘子,她的责任就是好好帮她的绿帽老公讨好严芝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难怪你只能考本地的大学,去不了清华,北大。”徐钰娴被他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不是肏到了哈佛毕业的你,你还要为我生孩子。”严芝得意的说。

    “怀不怀得上都是一回事,你这家伙干了我一年不也没怀上吗?”徐钰娴嘴硬说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就让你怀孕。”严芝抽插速率加快,肉褶的挤压也变得越加酥爽。

    拿了一个枕头垫在徐钰娴臀部下,严芝用力操着她。

    “哼,嗯。”精液污染子宫,徐钰娴不敢怒,不敢言,由于臀部垫高,她的阴道子宫就像是一个精液收容瓶,收集了严芝这次的所有精液。

    站起来,看着剩下的娇妻,严芝发现胡瑶妃居然背对着他,流苏的衣服不能遮掩她肥美的身材,比起其他女性,肤色微黄,但是却紧致没有松弛,说她是刚满三十岁都有人相信,皮肤太光滑了。

    严芝扶起红色的流苏裙插进背对着他的胡瑶妃。

    “阿姨在干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胡瑶妃猝不及防,严芝已经扶着她的腰抽插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咪咪太涨,我挤奶。”摇着已经有半罐的塑料瓶说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。”一手陷入可怕的巨乳,挺动着腰,大只的奶牛被农场主边挤牛奶边奸辱,无力的跪了,但是凶恶的农场主没有放过她,趴在她背上继续挤她的奶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的奶好喝。”腥味最淡,最甜美。

    “为了以后也能吃到你的奶,我也请你吃牛奶。”严芝一边咬着奶嘴,一边挺腰说。

    “主人啊,我已经这么大了,生不起孩子了,已经是高龄产妇了。”流苏摇曳,胡瑶妃听懂了严芝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我吃谁的奶,谁的奶水可以像你的一样当饭吃。”严芝搂住不想怀孕的胡瑶妃,贴着她宽阔的后背,耸动的鸡巴已经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“吃珊儿的吧,珊儿现在正适合生孩子。”胡瑶妃说,在上次系统更新后,她对严芝的愧疚也就没了,跟何况上次给严芝生孩子还受了医院形形色色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不要,你们都要给我生孩子。”严芝陷入这团美肉里。

    “不许吃药,不然我天天危险期去找你,天天在你老公面前干你,看你羞不羞。”严芝一边射一边威胁说。

    “呜呜。”巨乳人妻不甘的点点头,屈从了严芝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到我了,您的航空小姐,空中妻子为您服务。”刘珊看着倒在地上母亲,大方而自然,她怕是所有女人里面最大方的了,除了甄淑梅一家外她和所有的女人都合作过。

    踩着猫步,站的笔直,服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