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母子乱伦的初夜(2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用力戳着,由于太过紧张刺激,以致于未能顺利的插对肉口。

    慈芳被儿子戳得心痒痒的十分难受,屁股开始摆动,她再次向后伸手捉住肉棒,引导儿子的肉棒对上正确的入口,使儿子巨大的龟头顶在她火热湿润的骚口。

    「哦┅┅好的,就这样,快插进来,孩子。」她已经按耐不住了,屁股向后挺动,想把儿子的肉棒吞进来,给痒得难受的骚止痒,「来吧,宝贝!乖儿子┅┅干我,用力我┅┅把它全部插进来,妈妈好痒啊!」她催促道∶「快插进来,我要你的肉棒马上插进来!」

    阿德没有犹豫,他用膝盖分开母亲的双腿,扶正肉棒,瞄准她的肉,一咬牙往前就插,粗大的肉棒顺利地进入了妈妈紧紧收缩、火热多汁可爱的肉洞中。

    「哦,天啊┅┅太美了┅┅儿子得妈咪好舒服┅┅好过瘾┅┅啊┅┅」她疯狂得摆动着屁股,拼命地迎合儿子的动作,「啊┅┅亲儿子┅┅插死我吧┅┅对┅┅就是这里┅┅用力┅┅噢┅┅简直爽翻了┅┅和亲儿子乱伦 ┅┅就是这么爽┅┅啊┅┅」

    阿德感到妈妈温暖的肉壁紧紧地包围着他的肉棒,刺激得他狂暴的插干。

    「妈┅┅儿子好爽┅┅原来干亲妈妈┅┅这么爽┅┅」他吼叫着,下体猛烈地撞击着妈妈的白嫩的臀部∶「难怪表哥那么喜欢干姨妈┅┅喔┅┅好刺激,好爽┅┅我要永远这样干你,妈妈┅┅」

    「宝贝,快往里推。」现在她已娇喘吁吁,上气不接下气∶「我需要你的大鸡巴狠狠地干妈妈。」她一边扭动屁股,一边不停地浪喊∶「啊┅┅好┅┅好美┅┅好儿子┅┅终于给你了┅┅你终于干我了┅┅妈妈想要你┅┅干我┅┅想了好久┅┅啊┅┅妈妈永远是你的人┅┅小┅┅永远只给你┅┅只给我的亲儿子干┅┅啊┅┅好儿子┅┅妈爱你┅┅妈喜欢你干我┅┅干吧!┅┅喔┅┅」

    想到能干生出自己的妈妈,阿德全身不禁颤抖,死命地抵紧妈妈,好似要再深入妈妈抽搐着的火热、又湿淋淋的浪。

    「亲生的儿子奸淫自己!喔!天啊!┅┅我喜欢这种滋味┅┅乱伦的感觉实在太刺激了!阿德,你正在干着你的亲生母亲┅┅感觉怎样┅┅美不美┅┅太棒了┅┅用力干┅┅呀┅┅坏孩子┅┅喔┅┅妈快给你干死┅┅用力┅┅干破我的淫┅┅插穿妈妈的子宫吧┅┅」

    看见妈妈屁股猛烈地向后挺动,一双大乳前后地晃动,还很淫荡地叫起来∶「哦┅┅哦┅┅大鸡巴的亲儿子┅┅你好会干喔┅┅对┅┅儿子在干妈咪┅┅哦┅┅淫荡的儿子和妈咪┅┅哦┅┅好儿子┅┅用力呀┅┅继续干妈咪呀┅┅狠狠地干死妈咪┅┅小穴快破掉了┅┅插┅┅插破了┅┅我要出来了┅┅你┅┅射进来┅┅射进妈妈的小┅┅妈妈要怀你的孩子┅┅让妈妈怀孕┅┅妈妈要生自己的孙子┅┅快┅┅射进来┅┅啊┅┅妈去了┅┅」

    「啊┅┅干你的淫┅┅臭┅┅唔┅┅干破你的臭┅┅啊┅┅喔┅┅干死你┅┅」阿德粗鲁地叫着。

    「啊┅┅好大的鸡巴┅┅喔┅┅乖儿子┅┅你干得妈┅┅爽死了┅┅快用力┅┅死淫荡乱伦的妈妈┅┅啊┅┅乱伦的感觉好刺激┅┅喔┅┅被亲生儿子┅┅用大鸡巴┅┅插进生出他的地方┅┅感觉真是爽极了┅┅啊┅┅」

    看见妈妈的淫荡样子,阿德就忍不住狂抽猛插,把妈妈干得欲生欲死。原来平时举止端庄、气质高雅的妈妈,干起来会这么风骚,这么淫贱。

    「噢┅┅太美了,宝贝!」慈芳喃喃道∶「干我,用力干我┅┅用你亲亲的大肉棒┅┅干死你的妈妈吧┅┅呀┅┅呀┅┅」

    「淫妇,死你┅┅噢┅┅不行了┅┅要射出来┅┅噢┅┅」阿德趴在妈妈的背上,伸手在她晃动不已的乳房上揉捏紧搓着,听着妈妈骚媚淫浪的叫床声,他不禁更为猛力的插插干。

    不久,大鸡巴传来一阵阵舒爽的快感,终于在母亲泄了好几次身子后,伏在她的大屁股上,大鸡巴紧紧地干在小穴里,射出了一阵又一阵乱伦的精液。

    阿德舒舒爽爽地伏在妈妈软绵绵的背上,等到恢复了神智,他仍然舍不得离开妈妈的肉体。

    慈芳翻过身把儿子推倒在地上,骑在他的头上面,对准鸡巴大口地舔食着上面的粘液,她手握儿子的睾丸,轻巧地抚摸着,用舌头舔弄鸡巴上面的粘液。外面打扫干净以后,又用舌头将包皮剥开,围绕着龟头反复吸吮。

    阿德面对着妈妈湿淋淋的肉,妈妈的下体一片狼藉,乳白色的精液混合着流出的淫水,湿成一片,粘满了她的整个阴部。

    慈芳嘴含着儿子的鸡巴,感到儿子的脸已经靠近自己的上,她马上分开大腿往下坐,把肉完全呈现在儿子面前。

    望着妈妈的肉,妈妈那湿润温暖的肉,实在是太淫荡诱人了。他把嘴巴贴到妈妈的肉上,用舌头搅入妈妈的里,小心地伸出舌头在洞四周舔了一口。他觉得妈妈的爱液味道不错,再加上自己的精液,真是令人无比兴奋。

    「噢┅┅阿德┅┅妈妈的好儿子┅┅快舔妈妈那里,孩子┅┅」慈芳兴奋的说着∶「用你的舌头舔妈妈的肉穴,快舔吧,把你的舌头伸进去,舔干净里面的蜜汁┅┅舔它┅┅把你妈妈的高潮弄出来┅┅」

    阿德不停地舔妈妈的阴户,舌头深深地插在妈妈的阴道内。

    慈芳哪经得如此的逗弄,淫心大动,屁股不断地在左右揉搓,两只雪白的大乳房剧烈的晃动,嘴里不住的浪叫:「阿德┅┅妈的好儿子,别舔了┅┅妈那洞里面痒死了!快┅┅妈还要和儿子 ┅┅快┅┅再用你的大鸡巴进来┅┅」

    慈芳飞身躺倒在地毯上,将大腿尽可能地打开,并用双手淫荡地拨开那已经湿淋淋的淫∶「来吧,亲爱的!┅┅妈┅┅实在耐不住了┅┅你还是用大鸡巴┅┅插到妈的┅┅浪穴里┅┅狠狠的插吧┅┅插进来吧!插进妈淫荡的贱吧!儿子!」

    她浪得声音颤抖的叫道∶「快爬上来狠狠地用你的大鸡巴插妈咪的浪穴吧!┅┅把你的大鸡巴┅┅插进┅┅妈妈的骚里┅┅妈咪的骚已经为亲儿子打开了┅┅哦┅┅快┅┅快干你的亲妈妈!┅┅」

    慈芳淫荡地扭动着她丰满肥胖的臀部,大腿大大的张开,双手不知羞耻地拨开肉洞,透明晶亮的淫液从肥美的肉穴中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阿德看着躺在地上张开大腿的美艳妈妈,那股骚媚透骨的淫荡模样,刺激得他大鸡巴更形暴涨,他猛地纵身一个大翻身,压到母亲丰满滑嫩的肉体上,迫不及待地手握粗硬的大鸡巴,顶住那湿漉漉的口上,迅速地将屁股向下一挺,整根粗长的大鸡巴就这样「滋!」的一声,戳进了妈妈的浪之中了。

    阿德那坚硬似铁的肉棒用劲地向前一顶,慈芳的粉股就向上一迎撞个正着!子宫口深深地含着龟头不放,口里没命地呻吟着呼叫:「喔┅┅心肝┅┅我的大鸡巴儿子!好儿子┅┅你太会干了!用力干┅┅嗳呀┅┅我的大鸡巴儿子┅┅再用力呀┅┅喔┅┅我的大鸡巴儿子┅┅妈妈的┅┅大鸡巴亲儿子┅┅妈妈爱死你的大鸡巴了┅┅哎唷┅┅妈妈爱被你干┅┅喔┅┅喔┅┅妈妈┅┅以后┅┅只让亲儿子大鸡巴┅┅插妈妈的浪┅┅干妈妈的┅┅小浪┅┅喔┅┅喔┅┅」

    阿德尽最大可能将鸡巴往妈妈的阴户深处插,一边干着妈妈的穴,一边说∶「妈妈┅┅我干你的穴┅┅我干穿你的的淫穴┅┅喔┅┅喔┅┅浪妈妈┅┅大鸡巴儿子要天天插你、要天天插妈妈的骚,喔┅┅喔┅┅」

    慈芳被他干得大屁股颤动了几次,扭转着身体,迎合他的强力抽插,舒爽地娇声呻吟着道∶「啊┅┅啊┅┅好儿子┅┅妈爱你┅┅妈喜欢你干我┅┅干吧!┅┅喔┅┅射在妈咪的里面┅┅让妈咪怀孕┅┅给┅┅给自己的亲儿子生个孙子┅┅哦┅┅大鸡巴儿子┅┅小穴快破掉了┅┅插┅┅插破了┅┅你好会干┅┅我要出来了┅┅你┅┅射进来┅┅射进妈妈的小穴┅┅妈妈要怀你的孩子┅┅让妈妈怀孕┅┅快┅┅射进来┅┅啊┅┅妈去了┅┅」┅┅嗯┅┅」把儿子的身体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乱伦、邪淫、不道德的母子交媾,可这种违背人伦道德禁忌的变态性爱更激起母子两人的欲火。阿德和慈芳母子的身体里,都隐藏着对乱伦这种禁忌性爱的快乐期待,一旦世俗的道德面具撕下,就像大河决堤一样的奔流不息。

    「哦┅┅呜,我插┅┅插┅┅插,妈妈,干死你,妈妈,呜,我好舒服┅┅啊┅┅!」

    慈芳被插得粉颊绯红,神情放浪,浪叫声连连,阴户里一阵阵的颤抖,股股的淫液不断地流着。

    「啊┅┅天呀!爽死我了┅┅好儿子┅┅的大鸡巴┅┅插得妈好美┅┅干我┅┅儿子┅┅你好会干穴┅┅啊┅┅妈妈爱你┅┅嗯┅┅儿子┅┅给我一个婴儿吧┅┅啊┅┅让我怀孕┅┅啊┅┅我想要我的儿子┅┅」现在她已娇喘吁吁,上气不接下气,她一边扭动屁股,一边不停地颤抖。

    「噢┅┅天啊┅┅宝贝!噢┅┅噢┅┅要死了┅┅妈妈快要美死了!宝贝,亲儿子┅┅你的大肉棒太厉害了,妈妈要死了!噢噢┅┅噢┅┅噢┅┅噢!┅┅干┅┅用力干┅┅干死妈妈┅┅呀┅┅哦┅┅妈咪喜欢给自己的儿子插她的骚穴┅┅呜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快插进来┅┅好儿子┅┅亲儿子┅┅射给妈咪┅┅快!射给妈咪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哦┅┅」

    慈芳呻吟着,大腿紧紧地夹住儿子的腰身,拼命摇动屁股,等待儿子的再一次冲击∶「哦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呜呜┅┅噢┅┅噢┅┅哦哦┅┅妈咪要来了!哦┅┅哦用力┅┅用力┅┅用力!┅┅插死妈咪了┅┅儿子┅┅哦┅┅你要插死妈咪了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宝贝┅┅哦┅┅插得好┅┅哦┅┅哦┅┅亲儿子┅┅坏儿子┅┅再大力点呀┅┅哦┅┅哦哦┅┅妈咪好快乐┅┅妈咪生了个好儿子┅┅射给妈咪,射在妈咪里面,妈咪好想要┅┅」

    慈芳此时已经陷入狂乱的状态,淫声秽语不断,身体只知道疯狂地扭动,阴道已经开始剧烈地收缩,紧紧地箍住阿德的肉棒,身体几乎是本能地上下疯狂地套弄着儿子的肉棒。

    「插死我!┅┅插我!┅┅插我!┅┅好儿子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妈咪┅┅不行了┅┅哦┅┅哦哦┅┅妈咪要来了┅┅呜┅┅呜┅┅哦┅┅儿子┅┅妈咪好舒服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妈咪忍不住了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妈咪来了┅┅哦┅┅妈咪泄┅┅泄┅┅泄┅┅泄┅┅了┅┅」

    「儿子的也来了!┅┅妈妈!┅┅妈妈!┅┅儿子射给你!┅┅哦┅┅儿子要射进妈妈的子宫里!┅┅」阿德喘着粗气,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慈芳的阴道在剧烈地抽搐着,一股灼热的热流突然涌出,迅速包围了儿子的肉棒;阿德被热浪冲的一颤,不觉用尽全身力气猛地往里一插,几乎连阴囊也一起插进去了,龟头直抵子宫口。突然,觉得阴囊传来一阵剧烈抽搐,卵蛋里好像爆裂似的喷洒出火热的精液,烫得整只大里面隐隐作痛,浓密粘稠的精液跟着冲出马眼,一股脑儿全部喷注入妈妈的子宫内。

    放射的快感令他全身乏力,整个人瘫在妈妈身上。

    ┅┅

    阿德抱着妈妈蛇般的胴体,抚摸着妈妈的滑润肌肤,入手如羊脂。

    尽管此时的慈芳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,但她还是一遍又一遍地亲吻着儿子。她感到浑身极度疲乏,看来得好好地休息一下。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填饱肚子,然后再和儿子尽情地干整个晚上。

    ┅┅

    晚饭后母子继续他们的乱伦淫戏,他们的狂乱行经持续了整个晚上,他们结合的部位湿了又干、干了又湿,流出的淫液洒满了两人的整个下体,但是母子俩依然热情不减地凑合着下身。

    母子俩简直不知道什么是疲倦,只知道拼命地向对方索取,母子两人每一分每一秒都粘在一起,不断地互相吸舔、抽插、做爱,直到精疲力尽┅┅

    (全文完)

章节目录